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阅读新闻
背景:

梁启超最小儿子梁思礼逝世 系中国航天奠基人之一

[日期:2016-04-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梁启超最小儿子梁思礼逝世 系中国航天奠基人之一

2016年04月15日 07:31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梁启超最小儿子梁思礼逝世 系中国航天奠基人之一

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梁思礼与杨利伟等5名中国航天员合影。

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梁思礼与杨利伟等5名中国航天员合影。

据中新网15日凌晨消息,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梁思礼4月14日10时5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梁思礼祖籍广东新会,为外界所熟知的身份是中国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最小的儿子。他在1945年获美国普渡大学学士学位,1947年获辛辛那提大学硕士学位,1949年获辛辛那提大学博士学位。

梁思礼是中国著名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他参与了中国航天历史上的诸多“首次”,曾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研制中首次采用新技术。他对航天可靠性工程提出精辟论述,成为航天可靠性工程学的开创者和学科带头人之一。

梁思礼曾任国际宇航联合会副主席,也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他曾先后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何梁何利基金奖、中国老教授科教兴国奖、中国侨界杰出人物等荣誉。有代表作品《向太空长征》、《梁思礼文集》等。

据悉,梁思礼在今年3月患感冒,因肺部不适入院治疗。因年事已高,严重影响到心肺功能。目前,他的家属正在安排后事。根据梁思礼治丧办公室消息,将于北京时间4月18日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送别仪式。

梁思礼(左)与父亲梁启超(右)极为神似,以至于周恩来初见梁思礼时,竟有恍若隔世之感。

1934年,梁思宁、梁思懿、梁思礼、梁思达(左起)在天津“饮冰室”前。

梁思礼:饮冰室血统的“驯火者”

梁启超九个子女,各个菁秀,其中三个成了院士。梁思礼被叫做“老白鼻”,这是父亲梁启超对他的昵称。风趣的父亲将英语Baby(宝贝)一词汉化,变成属于梁思礼特有的甜蜜。也正是这个“老白鼻”,后来成为我国航天质量可靠性工程学的开创者和学术带头人之一。

回忆中的1949年,吹去历史烟尘,露出一绢恒久的画面,镌在如今91岁的梁思礼的心头。

1949年9月的一天,“克利夫兰总统号”轮船一如往常,驶出旧金山港,船上的梁思礼,刚从辛辛那提大学获得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和船上同样学成归国的20多位留学生一样,游子心念,归心似箭,千里之遥,快马一鞭。

天津的码头上,阔别八年、白发苍苍、眼角噙泪的老母亲迎接自己,正如饱受苦难的祖国张开双臂欢迎海外游子的归来。

几个月后,著名航天技术专家、“两弹一星”元勋王希季乘坐“克利夫兰总统号”回国。6年后,钱学森回国,乘坐的也是这艘船。有人说,“克利夫兰总统号”为中国的“驯火史”带来了最初的火种。

火箭如喷着火舌的莽兽巨龙,梁思礼这些第一代中国“驯火人”就要为这头巨兽套上笼头,绑上马鞍,驾着它从战争的废墟驰向航天的大门。

一双大眼,鹅銮式的宽阔前额,一张典型的“梁家嘴”,举手投足间处处是父亲梁启超的影子。“像,太像了”,曾经在南开中学听过梁启超演讲的周恩来总理第一次见到梁思礼时,竟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梁启超的遗传,一个留在了脸上,一个种在了心里。

有人曾经问梁思礼,你从你父亲那里继承下来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回答说:“爱国。”

“爱国这一课,我不曾落下半节”

“爱国救国”几乎是梁家九子女的胎记。天津市河北区民族路46号,有一幢白色的意式建筑,这里就是饮冰室,梁启超伏案奋笔之所。他在这里写的“人必真有爱国心,然后方可用大事”,指引了梁家九子女未来的路。回忆中,梁思礼眯起了眼睛:“父亲对我的直接影响较少,几个哥哥姐姐都受过父亲言传身教,国学功底属我最弱,但‘爱国’这一课,我不曾落下半节。”

1941年,梁思礼赴美国深造。为了省钱,他曾裹着大衣在零下40度的储物室挨了一夜,险些冻死,也曾在罐头厂靠着冷冻豌豆过了一个暑假。尽管条件艰苦,但仍没有磨灭他心中“工业救国”之梦。为了能够转入“工程师摇篮”的普渡大学电机工程系,他放弃了嘉尔顿学院的优厚的奖学金,改领每月微薄的盟国津贴。1949年夏天,他拿到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著名无线电公司RAC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千金马、五花裘”无法稀释他的赤子热血,他选择了回国。

此时,他的同窗兼好友林桦,与他分道扬镳,留在美国。曾经朝夕相处的两人,人生的境遇由此画出了两条完全不同的抛物线。

几十年后,林桦成了波音宇航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梁思礼成了航天部的总工程师。林桦住在西雅图一个小岛上的高级别墅,梁思礼住在普通的单元房里,工资只有他的百分之一。

有人问他对此有什么想法,梁思礼的回答是:“他干的导弹是瞄准中国的,我干的导弹是保卫祖国的。”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以后,美国人嘲笑“中国只有子弹,没有枪”,认为中国没有运载工具,不承认中国是核大国。中央专委决定改进中近程导弹,进行“两弹结合”的热实验,梁思礼负责控制系统设计。

正当梁思礼埋头实验时,“破四旧”运动波及到梁家。在特殊年代,“梁启超之子”带给梁思礼的不是荣耀和尊重,而是数不清的磨难。

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母亲卖掉家中老宅攒下的积蓄,成了梁思礼被揭发有经济问题的“证据”。一边唱着“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一边却被剃光了头发,坐在铺盖卷上,绝望地等待着去坐牢,梁思礼心里五味杂陈。然而,弄人的造化似乎不愿轻易放过他。1968年,母亲去世,梁思礼要去奔丧,却被要求“划清界限”;1974年,本该在运载火箭上大展拳脚的他,被下放到河南做了猪倌……

有人为他的遭遇鸣不平:“如果你不是1949年回国,而是1979年回国,或许就能躲过这些灾难和痛苦。”

他引用了哥哥梁思成的一句话作答:“我的祖国正在苦难中,我不能离开她,哪怕仅仅是暂时的。”

梁思礼和所有的中国“驯火人”一样,站在历史耀眼处的暗面。近处,找不到他们的名字,设计图纸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戈壁滩上被漫天风沙遮蔽着的群像背影,他们的名字被封印在打着“绝密”标签的文件袋里。远处,他们的名字,被一笔一笔刻在历史坐标上。

多次失败,奠定了东风、长征的成功

1960年,“东风一号”仿制成功后,聂荣臻要求五院转入导弹的自行设计和研制,“仿制只是爬楼梯的第一阶”。临危受命的梁思礼将那份“天娇谈笑凯歌还”的松弛,重新裹进了还沾着戈壁风沙的军大衣,奔赴下一场会战——中近程地地导弹的设计和飞行试验任务。

1962年3月21日9时5分,“东风二号”点火发射。起飞几秒钟后,导弹像喝醉了酒似地摇摇晃晃,头部还冒着白烟,最后落在发射阵地前300米的地方,由于里面的推进剂装得满满的,导弹炸起了一个蘑菇云,地面炸出一个直径20多米的大坑。“东风二号”首次发射失败了,事后得知,原因是导弹产生横向弹性振动和发动机管道起火。

这一场景在他的演讲、报告中被重复了上百次,失败的记忆永远要比成功来得痛切。对于一位“驯火者”来说,失败的经验比成功的经验贵得多。这个“贵”字不仅意味着上千万的“学费”,更意味着从失败的对岸回望时才能发现的宝贵财富。

梁思礼更愿意将自己的“驯火史”总结为一本“失败者之书”。翻开这本书,上面“败绩斑斑”:

1967年,首批“东风二号”战斗弹抽检三发考核飞行试验,其中两发发射后像体操运动员似地连翻几个跟头后落地。梁思礼一点点地研究,一点点往回捋,经过大量艰苦的分析计算,找出故障:工人在装配水平陀螺仪修正电刷时,固定螺钉少拧了1.5圈,使得电刷压力不够;

1974年11月,长征二号发射返回式卫星失败,原因是稳定系统的速率陀螺的输出电缆中断了一根导线,致使控制系统失灵;

……

多次试验失败,让梁思礼深感质量和可靠性对研制工作的极端重要性,也正是这些失败,成就了梁思礼开创的“可靠性工程学”。

当时的日本和美国,靠的是在批量生产中用系统概率数学来解决导弹和火箭的质量和可靠性问题,但这种方法对批量生产有效。和国外不同,中国导弹和卫星的研制都是小批量,甚至单件生产,每个批次都不相同。如何解决质量和可靠性,既无理论也无方法。

梁思礼提出质量可靠性是“设计出来的、生产出来的、管理出来的,而不是检验、实验和统计分析出来的……实际上,真正要提高可靠性,就要在整个研制过程中解决每一个工程技术问题,并提出有中国特色的、极小批量的全面质量理论相关原则。”

2006年9月9日,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创造了16次发射全部成功的纪录。梁思礼自始至终参与了研制长征二号系列火箭的工作,他开创的“航天可靠性工程学”成为长征火箭安全飞行的坚实保障。

1956年11月,梁思礼与妻子麦秀琼结婚照。

女儿眼中的“老黄牛”:只会低头拉车不看路

中国的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出生在“文革”最乱的年代,“生于乱世,先天不足”注定了这枚火箭多舛的命运。

那时,梁思礼担任该型号火箭的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远程运载火箭要求精度更高,控制系统也要更进一步,原有的分离元件组成的计算装置体积、重量过大,必须做出小型弹上计算机。这在当时,是个棘手难题。

梁思礼大胆决策,决定采用“惯性平台—计算机方案”。但这种方案必须用到集成电路,集成电路在当时技术成熟度并不高,对于导弹研制和发射来说,这块神秘莫测的区域虽然诱人却少有人染指。当时只有美国的一款洲际导弹用过,但元器件经常出问题。

梁思礼和负责制导控制的同志,决定从系统设计上解决集成电路稳定性问题。他们重新推导了制导方程和关机程序,牺牲了一些方法误差,以减少计算机的负担。最后,他们拿出了一个方案,减少了三分之一的集成电路,不仅为计算机“瘦了身”,还解决了可靠性的问题。

然而,与政治上的压力比起来,技术上的压力,还只是小儿科。

1969年底,军管会与北京市联合组织“705”大会战,提出了“改革研制程序,不搞烦琐哲学”的口号,用搞群众运动的方式抓科研。“705”大会战虽然突破了一批关键技术,但是以群众运动方式研制导弹,使大部分设备在试验时问题百出,有的不得不回厂返修,甚至重做。

梁思礼被逼无奈,想出了另一个对策。他说:“当时我留了一个后手,我没敢把弹上所有的东西拿去会战,仅仅同意把地面设备、电源设备,这些不是太重要的东西拿去会战了。结果会战搞了很多场,就是不按照规范、工艺要求干活,元器件没有很好筛选,焊接也不行。结果会战表面轰轰烈烈,其实回来以后还得返修整顿,搞得非常被动。”

就在这样的闪转腾挪中,远程运载火箭的研制工作一步步进行着。

1971年春天,远程运载火箭各个分系统完成,送到211厂做总装测试。测试中,梁思礼发现笔录仪上出现了一个不应该有的“毛刺”干扰,而且时有时无。为了查明原因,梁思礼带领技术人员“守株待兔”等了几个小时,最后发现是相邻车间用电载荷瞬间突变造成的。总装测试中,这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军管会扬鞭急催,为赶工期,“705”大会战中做出来的元器件大多有问题,焊接质量也差。因为脱落插头里的一颗小钢珠不见了,总设计师就要带着大家趴在厂房里找上几个小时,级倍数的问题累计到了总装阶段。

后来,在解决航天的可靠性问题上,梁思礼提出了“十倍理论”,意思是在概念设计阶段,花一块钱能解决的问题;拖到方案设计阶段,就要花10元钱才能解决;到了出样阶段,要花100元钱……

而在当时的实际情况中,最后的问题又何止十倍?为了搞掉这些“毛刺儿”,梁思礼带着同事在211厂不分昼夜拼命干,一干就是50天,最后把自己累得尿血住院。

1977年,远程运载火箭的研制工作走上正轨,连续6次试验都取得成功。1980年,梁思礼带领9人精度小组,对向太平洋发射远程运载火箭飞行试验的设计、工艺、环境和可靠性等方面做了大量细致的精度分析工作。靠着这个飞行试验,他摘取了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桂冠。

倘若时空能像纸张一样轻松折叠,用铅笔在上面戳个洞,再展开:普渡大学模拟电网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梁思礼、五院里夜夜鏖战的梁思礼、酒泉发射基地里做着发射前最后检查的梁思礼、站在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领奖台上的梁思礼……在每一个节点,梁思礼眸子里不变的热情抵御着时间的轮番攻击。时间夺去了他的青春,却没能撼动他的初心——对中国航天不倦的追索。

女儿梁红曾逗他,说他是“老黄牛,只会低头拉车,不看路”。对于一个只懂业务、不掌权的知识分子,“老黄牛”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他如同一头拓荒牛,勤勤恳恳、不畏艰险地开拓着一个又一个技术领域的处女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梁思礼开始进军计算机软件辅助设计领域。“硬件是躯体,软件是灵魂”,一次出国考察,让梁思礼看到中国和其他国家在软件工程领域的差距。当时IBM公司为航天飞机设计的机载软件已经达到了5级成熟度。“这个5级成熟度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把它比作是小学5年级,我们现在幼儿园还没有开始办呢。”梁思礼说。

在他的大力倡导下,可靠性的工作由硬件拓展到软件。事实证明,梁思礼倡导的软件工程化,对载人航天起到很大作用。神舟系列飞船的可靠性、安全性达到了从未达到的高度。

1983年,梁思礼退居二线,但他从未远离“战场”。他重新站上讲台,要将航天的火种传给下一代,正如他信奉的萧伯纳的那句名言:“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支由我们暂时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得十分光明灿烂,然后交给下一代的人们。”

趣味至上的“老顽童”:微博有点乱但营养多

记者:梁启超曾与革命派就中国未来前途发生激烈的“论争”,而这一被许多学者认为是梁启超保皇的“证据”之一。你怎么理解?

梁思礼:辩论是件好事。通过思想的交流,可启迪更多民众,从当年论争结果来看,尽管失败,父亲的思想和激情却影响了众多民众,许多仁义之士也因父亲的影响走上革命的道路。

记者:怎么看待微博给社会带来的影响?

梁思礼:微博是件好事情,对监督权力泛滥有好处,尽管现在有些“乱”,但其可以汲取的营养更多。

【人物名片:梁思礼】

导弹控制专家。1924年8月24日生于北京,籍贯广东新会。1945年毕业于美国普渡大学,获学士学位。1949年获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博士学位。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科技委顾问,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参加过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199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研制成功具有中国特色的捷联惯导系统,开辟战略导弹“惯导化”道路,研制地地战略导弹和长征2号运载火箭,任型号副总设计师,首次采用惯性平台计算机方案:任航天计算机自动测量与控制系统总设计师,实现地面测试设备标准化、通用化、模块化。是航天可靠性工程学的开创者和软件工程化的倡导者。

被称为中国航天事业开拓者之一。

编辑王萌 据中科院网站、宗欣、《中国教育报》、《中国科学报》等


火箭专家梁思礼 活在趣味中的“老白鼻”

 

我要评论

2016年04月16日 07:38:33 来源: 新京报

  昨日,梁思礼院士家摆着他的遗像,亲朋及同事前来悼念。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火箭专家”梁思礼院士生前照片。

  4月14日10时52分,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梁思礼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他是中国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最小的儿子,是我国著名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曾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研制中首次采用新技术,是航天可靠性工程学的开创者和学科带头人之一。

  据梁思礼治丧办公室消息,告别仪式将于4月18日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据了解,梁思礼在今年3月患感冒,因肺部不适入院治疗,因年事已高,严重影响到心肺功能。

  不曾落下半节“爱国”课

  梁思礼被家人叫做“老白鼻”,这是父亲梁启超对他的昵称,由Baby(宝贝)一词音译而来。

  1929年梁启超逝世时,梁思礼还不到5岁。中学毕业后,他到美国留学。仅两周后,珍珠港事件爆发。战争使他失去与家庭的联系和经济来源。他曾回忆说,自己到餐馆洗碗、当侍者,担任游泳场救生员等。

  1949年,梁思礼获辛辛那提大学博士学位后,得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放弃美国无线电公司的邀请,回国投入到祖国建设中。

  “父亲对我的直接影响较少,但爱国这一课,我不曾落下半节。”梁思礼曾说,从父亲的求学资料里,他知道了欧洲文艺复兴,知道了达·芬奇,知道了拉斐尔。他从父亲那继承的最宝贵的就是爱国。

  参与航天史上诸多“首次”

  回国后,梁思礼曾任国际宇航联合会副主席。作为我国著名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梁思礼参与了中国航天历史上的诸多“首次”。

  1960年,“东风一号”仿制成功后,梁思礼受命着手中近程地地导弹的设计和试验任务。1962年3月21日,“东风二号”点火发射,最终因导弹产生横向弹性振动和发动机管道起火,导致发射失败。

  “导弹冒着白烟,摇摆不定,爆炸于发射阵地前300米的地方。”梁思礼反复提及,他将自己的“驯火史”总结为“失败者之书”:1967年,首批“东风二号”战斗弹抽检三发考核飞行试验,其中两发发射后连翻几个跟头落地;1974年,长征二号发射返回式卫星失败,原因是稳定系统的速率陀螺的输出电缆中断了一根导线……

  正是无数次的失败,让梁思礼开创了航天可靠性工程学。2006年,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创造了16次发射全部成功的纪录。梁思礼自始至终参与了长征二号系列火箭的研制工作,他开创的学科成为火箭安全飞行的坚实保障。

  ■ 逝者

  离世前几天为妻子唱生日歌

  昨日,梁思礼家里一直播放着圣桑小提琴协奏曲。

  作者圣桑称它为“两山夹一湖”:一、三乐章是激情的高山,第二乐章则是平静的湖泊。

  早在几年前,梁思礼就定下播放这首曲目的遗愿。

  “不要放哀乐,不必悲痛和沉痛。”他希望前来送行的人们能感受到音乐的优美和宁静。

  音乐专家

  病床上脚随节拍舞动

  音乐陪伴了梁思礼80多年。

  五六岁生日时,哥哥姐姐送了他一套贝多芬交响曲作为生日礼物。他最爱第五交响曲《命运交响曲》,常在家从头哼到尾。

  即使是“文革”期间,梁思礼也依然保持了这一爱好——关上门窗,拉上厚厚的窗帘,悄悄给孩子们放《天鹅湖》、《胡桃夹子》等。

  “有时候也给我们讲音乐方面的知识。”他的女儿梁旋说,父亲对音乐很专业,同一首曲子,会找来不同的乐队和指挥,“能够区分其中细微的差别。”

  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音乐也成为梁思礼的慰藉。

  去年年底,梁思礼的身体一直不好。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后,病情相对稳定,今年3月底得以回家。

  他的房间里重复播放着《斯特劳斯圆舞曲》、《天鹅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威廉退尔序曲》等节奏欢快的歌曲。有时梁旋换首严肃的曲子,梁思礼立刻要求她:“换回刚才的圆舞曲。”

  音乐响起,躺在床上的梁思礼双手跟着一起打拍子。梁旋过来帮父亲活动脚部,能感到他的脚部随着乐感的节拍而舞动。她的乐感不好,梁思礼总是指挥道:“快了,哎,慢了。”

  “他在美国留学时,常听这些曲子。”梁旋说,父亲可能在怀旧。

  体育达人

  七八十岁仍能“水上漂”

  时间追溯到1941年,到美国留学的梁思礼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热爱美式橄榄球、考了救生员证的他,还是普渡大学古典式摔跤队队员,曾获得美国中部大学联赛摔跤冠军。

  对体育的爱好也几乎贯穿了他的大半生。

  1949年回国后,他曾横渡颐和园的昆明湖。耄耋之年,游泳体力跟不上的梁思礼,发明了“水母式”泳姿——长时间漂在水面上。

  “梁思礼爱游泳,只要出去玩,他都喜欢找有泳池的地儿”。71岁的航天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郭宝柱常与梁思礼相约出游,他最赞叹梁思礼的“水上漂”技能——每次游泳,梁思礼都能像躺在床上一样躺在水面,双手搭在胸前,极为惬意。

  梁思礼还是围棋爱好者、姚明粉丝,他熟知NBA球星和中国体育明星。每逢有姚明比赛,他总是在家里宣布:“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姚明比赛!”有时因工作繁忙,错过直播,他一定会看录播和回放补回来。

  岁月流逝,姚明退役了,他也老了。一起下棋的老友因身体原因聚不到一起,他又迷上了网上象棋。家人怕他面对电脑久坐有害健康,经常提醒。他嘴上念叨着“不下了,不下了”,却下了一盘又一盘。

  郭宝柱的书房里还保留着梁思礼赠送的一幅字。那是2008年秋,84岁的梁思礼赠他“求真求善求美”六字,笔力遒劲,风姿翩翩。

  对活在趣味中的梁思礼来说,一切都有迹可循。

  五岁丧父,但梁启超的影响无处不在。他常听家人提起父亲的教诲:“我平生对自己做的事,总是津津有味且兴致勃勃,什么悲观啊,厌世啊这种字眼,我的字典里可以说完全没有。凡人常常活在趣味之中,生活在有价值中,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生命便成为沙漠,要来何用?”

  幽默开放

  掉下井自嘲“深入基层”

  在梁思礼的秘书杨利伟眼中,他心态开放,有着达观式的幽默。

  1995年,杨利伟来到科技委后的第一件工作,就是送梁思礼去疗养院。彼时,公主坟桥刚建好,梁思礼和朋友一起去参观,边走边看,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下子掉进了施工井中。井深六米,幸亏他的衣服挂在井中的梯子上,未受到重伤。

  众人受到惊吓,梁思礼则开玩笑:“你看,我这算是深入基层了!”

  “他的幽默中有乐观和豁达,总是幽默对待遇到的事情。”杨利伟回忆,梁思礼常用一台旧电脑下象棋,常无故死机,他并不气恼,啪啪拍几下,电脑又能使用了。“它就是欠拍!”他幽默自语。

  梁旋回忆,父亲是个有趣的人,开放的人,一直保持着对社会热点事件和外界新事物的关注。

  即便是住院期间,梁思礼一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问:“快给我讲讲,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今年三月,阿尔法围棋(AlphaGo)对战世界围棋冠军、职业九段选手李世石,并以4:1的总比分获胜。在医院的梁思礼和家人一起探讨人工智能与社会伦理的关系,提出人类在发展人工智能时,应该给予立法,用法律约束人工智能,以免其“作恶”。

  眼睛老花得厉害,读不了报纸和微信,梁思礼就靠亲友的朗读和转述了解外面的世界,并进行思考。“他还关注暗物质,关注太空垃圾。”杨利伟记得,梁老还曾为外太空垃圾过多,而为人类的未来担忧。

  伉俪情深

  与妻子一生相敬如宾

  在教育孩子上,梁思礼也秉承了开放的心态。

  梁旋最温暖的记忆是全家夜读的场景。晚上,父母下班归来会轮流朗读,有时是《西游记》,有时是《骑鹅旅行记》。有时父母坐在大椅子上,三个孩子坐在小板凳上围着;有时父亲坐在沙发上,两个孩子坐在沙发扶手上,另一个坐在父亲前方的小板凳上。

  即使是在“文革”期间,梁思礼也会对孩子们进行音乐教育。

  晚饭后,梁思礼关好门窗,拉上厚厚的窗帘,摆好从苏联带回来的留声机,给孩子们播放古典音乐,讲述《彼得与狼》:“这段音乐是彼得欢快的脚步……这是狼来了……听到狼的主题了吗……这是猎人来了……”

  “他的人格特点是平等、开放,不约束你。”梁旋还记得,每次阅读前,父亲总是会征求孩子的意见:“这次读这本书怎么样,听这个音乐怎么样?”

  她记忆中,父亲总是笑眯眯的样子。“唯一的一次严肃,是因为我调皮。”梁旋回忆自己幼年时有次爬到柜子上,玩柜子上双开门的小柜子,一不小心柜子越过她头部飞了出去,砸到了姐姐。“这是父亲唯一一次严肃教育我,告诉我淘气也要有分寸,”她说,父亲从未在家发过火,和母亲一生相敬如宾。

  梁思礼离世前几天,恰逢妻子生日。当时躺在床上的他已无法起身。吃饭时,孩子们端着杯子到他床边,表示一起给母亲过生日。

  患有哮喘,加上手术,声音沙哑、呼吸困难的梁思礼,看着妻子,一遍一遍为她唱生日快乐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钱兴国 | 阅读: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